banner news

缺乏配套法例 不利導盲犬服務發展

布高江律師行合伙人兼香港導盲犬協會名譽法律顧問廖健昇律師表示,現行的法律阻礙香港發展有效的導盲犬服務。

香港,2017年4月26日:美國有約10,000隻導盲犬為視障人士提供服務,擴闊他們的日常活動範圍,保障他們安全。英國人口較少,但也有約5,000隻導盲犬。其他發達國家長期以來亦已提供導盲犬服務。

五年前成立的慈善機構香港導盲犬協會正在香港促進這項有意義的服務,並在這方面取得重大進展。一隻導盲犬投入服務前必須經過嚴謹的過程,涉及導盲犬的撫養和培訓,以及訓練專業的培訓人員,還要替申請
人配對,然後為新主人提供全面的培訓。

然而,香港導盲犬協會面對一個重大障礙──缺乏妥善的法例。香港在這方面落後於其他司法管轄區。一些與導盲犬有關的法例存在漏洞,不僅限制了導盲犬的出入,而且實際上存在陷阱,可能會為用家和公眾帶來
潛在的訴訟風險。

根據《殘疾歧視條例》(香港法例第487章),視障人士享有若干保障。根據第9條,使用「具減輕患情或治療作用的裝置或輔助器材」的人士不應受到較差的待遇。附表2載列符合此定義的清單,雖然項目不能盡錄,
但該清單只包括非生物器材,並沒有提及動物,自然也不包括導盲犬在內。因此,倘因為使用導盲犬而受到較差的待遇,《殘疾歧視條例》或無法提供保障。

此外,香港沒有足夠的條例容許於不同場所使用導盲犬。大多數法例首先禁止攜帶狗隻到有關場所,然後豁免視障人士攜同的導盲犬。《食物業規例》(香港法例第132X章)10B條正是如此,該條例規定任何人士不
得攜同狗隻到有關場所,但視障或失明人士攜帶導盲犬則可獲得豁免。

地鐵、專利巴士及山頂纜車亦有類似條例。不過,的士、公共小巴、電車及渡輪並沒有這項規定,因此導盲犬的主人須要得到營運商的酌情容許。此外,房屋署不允許於公共屋邨內飼養狗隻。視障人士要飼養經過訓
練的導盲犬必須事先獲得個別許可。

目前,即使是導盲犬進出權的法例其實也不足夠。因為導盲犬需要很長時間的訓練才能符合資格,一隻小狗由出生數個月起便要接受裝備和培訓,直至兩歲左右為止,這段時間會與教練一起生活。

然而目前的法例沒有為培訓人員提供任何保障或豁免,導盲犬能否進出某場所只基於一些酌情許可。例如,房屋署不允許租戶撫養導盲幼犬,因此基本上扼殺了在公共屋邨內訓練小狗的機會。

事實上,只有50%的小狗能成功受訓成為導盲犬。至於那些無法通過訓練而成為導盲犬的狗隻,牠們也可作為陪伴或服務犬,因此也應該有妥善的法例處理這類情況。

美國、英國、澳洲及日本等發達國家對於導盲犬的進出權有更全面的法例保障,並顧及了訓練中的小狗,以及聽覺受損或自閉症等其他殘疾人士的服務犬。

《美國殘疾人法》是美國的一項聯邦法例,一般來說,州分及地方政府,以及公共住所和商業設施,凡公眾可到之處,也必須允許服務殘疾人士的動物進出。

適用於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斯的2010年《平等法》詳細說明了有關權利和條款的涵蓋範圍。例如,服務提供者因為殘疾人士攜同導盲或輔助犬而作出歧視行為即屬違法。第12章規定,拒絕讓狗主攜同輔助犬登
上的士或私人租用車,或司機因為乘客攜同輔助犬而收取額外車資,均屬於違法行為。

相反,香港的法例並不足夠,對於涵蓋範圍及導盲犬進出權,均存在很大漏洞。為妥善發展香港的導盲犬及服務犬服務,制定一項特定的法例保障導盲幼犬、經過訓練的導盲犬、培訓人員及用家出入的權利是可取的

香港的視障人士超過174,000名,約佔人口的2.4%。當局現在應該認識到導盲犬能為這類人士帶來生活上的轉機,擴闊他們的活動範圍,保障他們的安全,而擔當友伴、支援和保安角色等其他好處更不在話下

香港導盲犬協會已經與平等機會委員會進行非正式的討論,並正在遊說立法會議員及相關政府部門。這些討論需要繼續下去,希望能形成促成妥善立法的動力。在這個議題上,香港仍需努力。

GuideDogs PHOTO

導盲犬為視障人士擴闊日常活動範圍,保障他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