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news

夫妻婚前協議為務實的保障方式

布高江律師行黃惠賢律師表示,過往簽訂婚前協議的一般只會令人聯想到名人或富人,然而近年漸見普及。

香港,2017年3月21日:簽訂婚前協議並不一定是富人或名人的專利。在香港,由於夫妻希望對未來有更大程度的控制,簽訂這類「婚前合約」已愈來愈普遍。建立婚前協議的目的,是預先訂明雙方未來一旦離異時,該如何處理財務安排和產業分配。

我行的服務涵蓋草擬婚前協議,以及就婚前協議提供法律意見,而近年我行亦有愈來愈多客戶要求我行於這方面的協助。我和同事賈思惠律師(布高江律師行的合伙人兼香港家庭法律協會副主席)均具備草擬婚前協議的經驗。

愈來愈多人視簽訂婚前協議為明智決定,尤其是於雙方都要將個人及公司資產帶進婚姻的情況。協議一般會包括每方婚前所擁有的資產和繼承權的列表;一旦離婚,所列明項目的所有權仍會屬於原有人。然而由於婚前協議是雙方的協議,因此亦能包含其他財務安排,例如某項生意將來的收入分配方式,或如何處理婚姻期間產生的資產。

英國這方面已確立如果婚前協議內容公平公正,且符合以下條件,則更有機會獲法院採納及執行:(1) 有徹底透露財務狀況;(2) 婚前至少有28日的冷靜期;(3) 曾諮詢獨立的法律意見,並進行過適當的磋商、(4) 婚後並無誕下子女。

雖然婚前協議漸見普及,然而在香港的法定地位仍有待法院闡明。在2014年的案件 (SPH v SA [2014] 17 HKCFAR 364)中,終審法院認為此案是香港法院闡明法律的時機。終審法院解釋,由於婚前協議有影響婚姻制度之嫌,而且剝奪法庭發出附屬濟助的司法權,因此婚前協議傳統上被視為與公共政策相悖。

終審法院又引用了案例Radmacher v Granatino[2010] UKSC 42, [2011] 1 A.C.534。案中,英國最高法院裁定,在公平的情況下,法院會就二人婚前為應付一旦離婚的情況(指雙方將要處理的財務問題)而訂立的協議給予適當的考慮。終審法院跟從了英國的立場,並認同Radmacher v Granatino 案件的原則。自此以後,應對日後離異的協議再不被視為與公共政策有抵觸。

然而在2015年其中一件家事法庭案件中 (B, L v K, WS [2015] HKFAMC 71),法庭對案中妻子所呈的個案並無一錘定音。法庭認為雙方執拗點圍繞所簽訂的婚前協議是否公平,再而下的結論為,在公平的情況允許下,法庭所頒命令的條款應該盡量與婚前協議一致。在發出涉及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以及訴訟經費的財務命令時,法官並未有完全採納婚前協議中的條款,而是根據他認為在有關情況下屬公平的命令。

去年6月的另一宗家事法庭案件(LCYP v JEK [2016] HKEC 2033),令婚前協議的地位再受關注,案中妻子要求於訟案待決期間獲得贍養費,而涉案的夫婦二人曾經在美國簽署婚前協議,該協議限制了妻子一旦離婚後獲得贍養費的權利。妻子並非質疑協議的效力,但提出法庭在考慮整體情況後,不應該給予協議的條款任何依重。

家事法庭在參考該婚前協議條款時,裁定如果婚前雙方有意訂明一旦分開,附屬濟助會受限制,則應該在婚前協議中清楚闡明該意向。由於考慮到要對雙方公平,家事法庭裁定,婚前協議內的含糊內容於臨時階段應被視為對妻子有利,以保障其利益。

儘管法院有給予有限的指引,婚前協議在香港仍然處於灰色地帶。隨著法庭審理的案件增加,我們有望可以在裁決中找出規律。我們期望法庭不久將會訂出更清晰的指引。

Prenup PHOTO

新婚夫婦如要將資產帶進婚姻,婚前訂立協議或許是明智之舉。